武汉寺庙斋饭视频完整版,“冥侦探陆翔”系列之古墓婴灵(一)

2024-07-05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263)

佛说,前世债,今世还;今日障,来世报。世间总是存在着种种因果循环,是上辈子种下的因,今世不得不吞的果。

“我说了早点出门,你偏不信!现在可好了,都堵在路上了吧!”易露嘟着一张小嘴,在出租车上抱怨着,“等我们到海洋公园,肯定都关门了啦!”

“好像是撞到人了。”年近四十的司机将头探出窗外。

“陆翔,我们下去看看啦,看可不可以帮忙。”易露焦急地说道。

“患者严重失血,”中年男人神情凝重的抬起头,望了望周围的人,“有没有RH阴性血的人?”

“好,待会儿救护车来了,你跟着去医院。”中年男子深深地望了一眼陆翔,又低头再次查看孕妇的情况。

不知道为什么,陆翔老觉得那个眼神别有深意,似乎在酝酿着什么。

医护人员将孕妇抬上车,易露和陆翔还有中年男子都上了车。

在车上,医护人员给孕妇戴上吸氧罩,随后中年男子和随车来的医生低声交谈着病人的情况。

在车里陆翔眼睛盯着孕妇,看着她艰难地汲取着氧气,觉得现在疾驰的救护车就像是冥河的渡船——冥河一头是象征死亡的冥界,一头是象征活着的阳间。

陆翔说:“那个……患者没事吧?”

中年男子说:“不太乐观,即使大人能救活,肚子里的胎儿也保不住了。”

“小孩子7多个月了,都成型了——要是人有灵魂的话,那个孩子的灵魂已经形成了。”

很快,救护车就到了医院,医护人员还有易露三人很快就到了急救室外面。

一个青年男人冲到了急救室门口,急切地问道:“我小孩没事吧?我老婆阿兰,我老婆没事吧?”

“医生在里面抢救,你先等等吧!你老婆是RH阴性血,很难找到血源,还好遇到了这位男同学”

“谢谢,太感谢了!”青年男人连声道谢。

“请问哪位是伤者家属?”一个护士急急地问道。

“我是,我是!母子平安吗?”

护士抽开手臂说道,“大人小孩只能保一个,你快决定,然后在手术单上签字。”

“……那就保小孩吧!我相信阿兰也会赞成我的决定的。”

过了一会儿陆翔也从急救室走了出来,一脸的苍白,一只手按着针眼处,一脸的疲惫

“你还好吧?”

“傻瓜,没事儿哈!”易露看见陆翔的手臂上流出的血,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。

陆翔一走进急救室,一位护士小姐就指着一张床说道,然后是熟练的消毒、扎针、收集血液。

陆翔觉得那股昏眩感还没有散去,而且自己似乎还听到了一阵笑声。

是谁?是谁在笑?陆翔听得心里发毛,并且昏眩感越来越强烈了。

突然陆翔的四肢百骸莫名的痛起来,体温也开始骤降,然后像是身体里什么东西被打开了,陆翔觉得精神一震,原本褐色的瞳孔蓦地变为了蓝的,一眨眼就恢复了褐色。

“咯咯……”奇怪的笑声再次响起,陆翔看见急救室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怀抱婴儿的中年妇人。

那个妇人长得极美,只是脸色苍白,身上也穿着奇怪的白色古装。只见中年美妇将怀中的婴儿放在受伤的孕妇的肚子上,让婴儿的耳朵贴在上面。

婴儿长得很可爱,只是脸上的神情却不似一个婴儿,更像是一个经过岁月洗礼的沧桑老人。一会儿过后,中年美妇问道:“儿啊,是他们吗?”

婴儿看了看美妇,突然张嘴笑了。

他们不是人,是鬼,或者说是灵魂。

果然是他们……几百年了,终于让我找到了。”美妇说完,面无表情的将怀中的婴儿放到一旁,然后缓缓地走向床头。

“各项生命特征正常,母子平安。”急救室中医生说出结果,众人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“快!准备电击!”医生大喊,刚放松下来的众人马上又投入到紧张的急救当中。

“怎么会这样,刚刚病人都还好好的……”

陆翔躺在床上,看见中年美妇走到受伤的孕妇的床头,慢慢低下头,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:“我发过誓,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你,我要挖你的心,喝你的血……哈哈,今天终于让我找到你了!”

“贱女人,让你也尝尝痛苦的滋味!”中年美妇猛地伸手掐住了孕妇的脖子。

“不要!”陆翔急得大喊,冲到了孕妇床边伸手想要阻止。

但是还是晚了,女鬼像鹰一样的指甲已经深深陷入孕妇的脖子里,陆翔只来得及将女鬼的双手从孕妇的脖子上拉起来。

霎时,鲜血从孕妇的脖子处喷射而出。

陆翔死死地抓住美妇的手,不让她再靠近孕妇,正当两人僵持不下时,被美妇放在一旁的婴儿突然又“咯咯”的笑起来,然后就开始往陆翔爬来。

很快,婴儿就爬到了陆翔脚边,然后一张嘴,往陆翔脚脖子处咬去。

椎骨的疼痛从脚上蔓延开来。陆翔不明白为何婴灵会有牙齿——难道鬼真的都会自我生长出獠牙吗?

“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?!”美妇见婴儿的嘴像是被硫酸腐蚀过一样

陆翔看见婴儿脖子上戴着一个玉牌,上好的质地,浑身通透,还发出阵阵耀眼的红光。这时候被自己一直藏在体内的噬魂珠突然有了异样,像是被什么东西召唤了一样,蠢蠢欲动。

婴儿脖子上的玉牌似乎也感应到了是噬魂珠的力量,越发的变得猩红,开始不停地颤抖,并且开始发出像是人悲泣的声音。

“你等着,我不会放过你,还有你的孽种!”美妇说完,弯下腰,抱起在旁边嘴里发出呜咽声音的婴儿,一转眼,化作一阵青烟,消失不见了。

陆翔的脚还在往外流着血,那血红得耀眼,还透着淡淡的蓝色。

这就是你选择我我原因吗?因为我的血?

见到陆翔醒来,护士长舒一口气:“你终于醒了,看你长得人高马大的,怎么还晕血呢?”

陆翔一脸苍白,勉强扯了个笑脸:“那个……被撞的孕妇怎么样了?”

“病人刚刚被推进了手术室,”护士一边给陆翔止血,一边说道,“孩子他爸保孩子,不保大人。”

估计就算保大人也保不住了。陆翔心中默默地想着,然后跟随护士走出了急救室。

陆翔出了急救室,见到了正在焦急等待的辜秋棠。

“辜先生,孩子保住了!辜太太快不行了,你快进去吧!”

不等护士讲完,辜秋棠已经箭步冲进了手术室。不一会儿,手术室便传来了辜秋棠的哭声,

“陆翔,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准离开我哦!”易露拉住陆翔的手,认真地说道,“你要是没经过我的准许就不见了,哪怕是阴超地府我也会追着你的。”

陆翔伸手将易露揽进怀里哄到:“放心,我一定活得比你久,到时候只有我追你追到地府咯。”

三天后,易露陆翔还有明医生来到医院,看望从无菌室转移到观察室的小宝宝。

辜秋棠勉强笑了笑,说道:“今天请三位来,是为了邀请三位来参加我妻子的葬礼——感谢三位能在我妻子出事的时候帮助他——要不是三位,我们辜家的这点血脉怕是也保不住了。”

这件事情自己既然有感应,一定和搜寻冥界物品有关——也就和易露的生命有关。

“好,到时候我一定参加您太太的葬礼。”陆翔答应道,轻轻瞥了一眼明医生,总觉得这位医生似乎知道些什么,更觉得这位医生绝对不只是医生那么简单。

“各位,对不住,我有急事必须马上处理,先走一步。”辜秋棠说完便匆匆离开了。

“你不想跟上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吗?”明医生说道,“说不定是你可以帮上忙的事呢!”

陆翔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,拉着易露的小手快步走了出去

“快,出租车,跟上那辆车!”陆翔坐上一辆停在医院门口的出租车

“好嘞,”出租车司机痛快的答应着

沿途的风景越来越荒凉,车辆已经驶离了市区,来到一片私人墓地。

宾利车在老房子前停住,辜秋棠匆忙下了车。

陆翔也在距离墓地不远处下了车,将易露留在了车上,同时叮嘱她呆在车上等自己回来。陆翔心中总有个感觉,似乎有什么不好恐怖的事情正在发生中。

老房子一旁停着一口上好的金丝木制作而成的棺椁,棺椁旁边还有一箱箱类似于陪葬品的东西。辜秋棠就站在棺椁的面前,棺椁中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“少夫人呢?”辜秋棠冷冷地问站在一旁的男子。

“这……”男子似乎被吓到了,“今早我来给少夫人添长明灯,就发现……发现少夫人不见了。”

“怎么会不见?她躺在这里还能不见?”

“咯咯……”站在一旁的陆翔突然听到了一阵笑声,笑声很空远。

“我知道辜太太的遗体在哪里了!”一道灵光在陆翔的脑海里一闪,“辜家是不是祖先的陵墓都在这里?”

“是这样没错,只是小兄弟,你是如何得知我妻子的遗体……”

“我一时半会儿也给你解释不清,”陆翔说道,“你们跟我走就是了。”

走出守墓房,陆翔便看见之前在医院见过的那个婴灵在往墓地深处爬去——也许是之前咬陆翔小腿时受了伤,婴儿一路爬行,嘴上流下滴滴淡黄色的液体。

突然,从远处传来隐约的哭喊声。

众人面面相觑,有些人觉得是听错了,有些人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前进。

众人越往前走,那阵哭喊声越清晰,而且那声音听着还很熟悉——是阿兰的声音!

辜秋棠脸色一变,跌跌撞撞地往声源处跑去。

陆翔见众人犹豫,便说道:“各位要是不想去就留在这里——或是回去吧,我会跟着辜大哥的。”说完,陆翔加快步走到婴灵的面前,冷冷的看了一眼:“这就是你想要来的地方吗?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呢?”


参考资料

标签: